大同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夺刀少年高考后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发布时间:2019-11-19 19:43:27 编辑:笔名

“夺刀少年”高考后: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7月3日19点,柳艳兵(中)和他的家人去食堂吃饭。

中国青年舒雯摄

中国青年宜春7月7日电 (舒雯)7月3日下午,江西宜春“夺刀少年”柳艳兵、易政勇在出院1个星期后完成了他们为期2天的高考。这场江西省高考历史上首次为两名学生开设的单独高考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甚至有友这样形容这场“特殊”的高考——“2个人高考,13亿人监考”。面对中国青年的采访,刚刚考试完的两名少年坦言,持续居于高位的社会关注度和媒体车轮战式的采访,让他们感觉到疲累,考完的唯一心愿就是好好休息一下。[1][2][3][4][5]下一页现场:单独高考完毕媒体轰炸开始

7月3日,走出考场的柳艳兵(右二)和易政勇(右一)接受了一轮又一轮的采访。

中国青年舒雯摄

7月3日下午5点,宜春刚刚下过一场阵雨,让这座距江西省会城市南昌200多公里、被群山环绕的小城更显凉爽。刚刚走出考场的柳艳兵尚未回味完试卷上的考题内容,便被媒体们团团围住。

柳艳兵告诉,“走出考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累,因为伤口尚未愈合,考试的时候身体就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思维也有些迟钝,所以坚持考完后,就想回宿舍休息一下。但是我刚走出教室,们都围过来了,我当时腿都在发抖,根本站不住,只想躺一下。”

从5月31日身负重伤住进医院到7月2日参加考试,其间1个月的时间,柳艳兵和易政勇伤势恢复情况尚不是很理想。柳艳兵头部刀伤依然十分明显,而且伤口不时会有“出水”的现象;易政勇左手知觉还没有恢复,因为体腔内有积血,常常会伴有咳嗽的症状。但是善良朴实的柳艳兵、易政勇和他们的父母依然努力配合着媒体的采访。

3日下午6点,在结束被媒体的一轮包围后,柳艳兵和易政勇又被某电视台叫回到三楼教室做一个连线直播,两个少年听从该电视台的指挥站在考试的课桌边等待摄像师取好教室的景,然后向他们提问。其后,现场有媒体提议,让他们在课桌前坐下摆拍几张照片。

这一场采访结束后,另一家电视媒体则要求他们到一楼走廊上接受采访。

3日晚近10点,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媒体已经散去,宜春三中二楼的寝室终于安静了下来。准备休息的柳艳兵响了,白天已采访过他的某卫视在里说,对他的“表现”不满意——因为他说得太少,视频要重录,需要对他重新采访。大约15分钟后,车开到学校把柳艳兵接走。

中国青年了解到,当晚该卫视采访柳艳兵到凌晨,柳艳兵的父亲柳日生对该说,自己的儿子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确实吃不消,原本还想采访半个小时的该卫视只好放弃采访的后续安排。前一页[1][2][3][4][5]下一页柳艳兵:夺刀是本能反应关注度超高让我不适应

柳艳兵和易政勇这次参加单独高考的考点设在他们就读的宜春三中。

中国青年舒雯摄

7月4日中午,在宜春三中校门外一家小饭馆,易政勇见到中国青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又忙了一上午。”

为向打来核实情况的各家媒体解释柳艳兵尚未决定去澳门大学一事,柳日生的电量耗尽,到中午已开不了机,柳日生和柳艳兵找来充电器在小饭馆给充电。

1个多月来,被打爆已是常态,柳艳兵、易政勇和他们的家人已记不清来过多少家媒体。有人士向中国青年透露,先后有数百家媒体抵达宜春报道“夺刀少年”的事迹,据不完全统计,在“夺刀少年”住院期间,媒体发稿数量达到3700篇。

面对镜头的柳艳兵会有些拘束和不知所措,有的提问会让他面露茫然。柳艳兵对中国青年的说:“我本身性格就是这样的,话很少。”

从默默无闻的高中生一下子成为家喻户晓的少年英雄,突如其来的关注度让两个少年一时有些不适应。

“当时我懵了几秒钟,然后怕他(歹徒)砍更多人。”回忆起5月31日在宜春市区至袁州区金瑞镇中巴车上被砍伤时,柳艳兵平静地述说着。夺刀,只是出于一个有着勇毅之心的热血男儿的本能反应。

虽然与6月7日、8日的高考失之交臂,柳艳兵和易政勇接连获得了更多的荣誉和机会,除了被评为“年度全市优秀共青团员”、“省级见义勇为好青年”等称号外,清华大学、澳门科技大学、南昌大学等全国多所高校向他们表达了录取的意向。

柳日生向中国青年表示,当柳艳兵听说有高校表示可以免试录取时,儿子并不想就这么接受特殊待遇,“他对我说,有考试的机会还是要坚持去考,读了十几年的书,以后再也没有高考的机会,不管考得怎么样,一定要努力去经历一次。”柳日生说。柳艳兵此前也向一家媒体表示,希望通过考试,做一个平凡人。前一页[1][2][3][4][5]下一页教师:青少年见义勇为时应学会保护自己

柳艳兵(右二)和他的家人在接受本采访。

中国青年舒雯摄

说起儿子见义勇为的壮举,柳日生的脸上难掩自豪,“他能做到,我可能做不到。”

面对媒体同样的话不知道已述说了多少遍,连日来也未得到很好休息的柳日生依然能强打精神、十分振奋地回答与儿子有关的一切问题。

提到在5月31日在中巴车上施暴者,柳日生的脸上则很平静。柳日生说,“如果他是主观故意的,对社会的危害很大,我觉得应该重判;但如果他是精神病人,在头脑不清楚的情况下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我也不恨他。”据了解,“531”客车伤害案犯罪嫌疑人已于6月2日落,该案正在审理中。

少年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及时制止了犯罪,赢得到了全社会的赞许,也展现了新一代青年的精神面貌。

宜春三中高三政治教师刘景仲对中国青年表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对“90后”颇有微词,“夺刀少年”的例子证明了这一代年轻人同样能担负起时代的,“年轻的孩子有胆量和魄力,敢于和犯罪分子作斗争,我觉得非常不简单。现在这个时代就需要弘扬正气,才能把邪气压下去。”

在谈到是否鼓励青少年见义勇为的行为时,刘景仲说,“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一定要去见义勇为。但还是要找巧的办法,要考虑自身的实际能力,特别是要学会自我保护和智斗。”前一页[1][2][3][4][5]下一页手记

这次在宜春采访期间有一个小插曲,7月3日晚,柳艳兵回到寝室后发现自己的伞落在了考试的教室里,因为临时又被一家媒体拉去采访,我就陪易政勇一起去找。

原本只有两张课桌的考场已经恢复原状,一班的人坐在里面正上着晚自习。易政勇朝门里探头看了一下,迟迟不敢进去询问。后来他对我说当时真的很不好意思,“那么多女同学。”

柳艳兵给我的最初印象也是颇为腼腆,面对一些媒体的采访,他通常只蹦出几个字;面对摄像机镜头,脸上流露出的不知所措也如此真实。

柳艳兵和易政勇在一起的时候是用家乡话交流,向我介绍起他们老家水库的自然风光或是山里特产的药材时,他们的话则一下子多了起来。

就是这样两个阳光的高中生,凭借其血肉之躯和勇毅之心制住了手持利刃的歹徒,有人会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少年侠士,其实在交谈后,才发现他们和普通的高中生一样,单纯,直接,只是他们做了他们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这次去宜春之前,我觉得很矛盾:一方面,出于媒体从业人员的职责,我们需要关注这两个善良纯真的孩子,报道他们的事迹和受伤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让同样善良的社会民众能知道他们的身体康复状况。另一方面,近一个月来,众多媒体的持续关注,已经给两个淳朴少年和他们的家庭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同时也是对他们身体恢复时期的一种打扰。

关于“夺刀少年”的事迹,已经有非常全面的报道,关于“夺刀少年”的去向,媒体都在密切跟踪。作为也是带着采访任务前往宜春的一名,我希望自己能够从这重身份中抽身出来,来看他们的真实的生活状态。

车轮战式的媒体采访,柳艳兵和易政勇的正常休息乃至生活已经受到了影响。之前不说,考完后这几天,他们都是晚上十二点睡,早上五六点起。他们也向我透露出疲劳、来自社会关注造成的压力或是其他种种声音。但他们也无他法来回报社会各界的关心和帮助,这让他们感觉到了些许的无奈。故希望媒体同仁:请让他们好好休息!他们既是突发事件中的英雄,但也是两个孩子。

据最新消息,根据考生的意愿,江西省高招委在综合考虑考生单考成绩、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高中综合素质评价情况下决定,由南昌大学、江西财经大学分别单独录取柳艳兵、易政勇两位考生。

原标题: “夺刀少年”高考后: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5]

糖尿病患者补钙注意事项有哪些
糖尿病患者更要补钙吗
佝偻病o型腿多见于多大儿童
糖尿病患者腿抽筋补钙
佝偻病o型腿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