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盗贼王座 第七十九章 高家

发布时间:2019-09-25 22:01:07 编辑:笔名

盗贼王座 第七十九章 高家

“少爷,少爷……”

慌乱的声音,从一名下人处传来,他的脸色惨白地在大院里狂奔着,一路高喊着冲进到后院里。

一名执事恰好是经过,见到这下人如此失态,眉头一皱,喝道:“站住,一路高声,成何体统?”他倒是认得,这名下人是自家少爷的心腹马睿明。

换了平时,自已本不应该斥责此人,毕竟是少爷的心腹,地位不在自已之下。马睿明在背后,可是被人称为马屁明,惹了他,在少爷面前吹吹风,歪歪嘴,自已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只是现在马睿明这样,当这高家大院成什么了?家规中,可是有着不准在院内大声喧哗的规定。

不过让高执事脸色大变的是,这个马睿明根本将他视如空气,对他的喝声充耳不闻,就这么消失在转角处。

“这……真是气煞老夫了。”高执事大怒,这马睿明再得宠,是少爷的心腹,却还没有资格对他甩脸。论起来,整个高家,也才五名执事而已,地位何等的尊贵?

高执事大怒,但最终还是只能冷哼一声,甩了一下衣袖,大步离开。

以后的日子,有这马睿明受的时候,没有必要急在这一时。

看这马睿明刚刚的样子,怎么看也是闯了祸的样子,如此一来,不需要自已出手,自然会有人收拾他。

对于这高执事,马睿明平时不可能如此,只是现在他获得的消息,对于他和少爷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劈雷,几乎让他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这一个消息,在其他人眼中,并不算什么,顶多是认为何家自不量力,自寻找死而已。

可是听到马睿明的耳朵里,何尝说的不是自已和少爷?

在何家这一件事情上,他和少爷扮演了什么角色,其他人不知道,但他们却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马睿明认定何家不敢将自已和高少爷供出来,但面对周家的雷霆之怒,他没有把握何家能顶得住压力。在压族抄家面前,何家不可能还守得住这一个口。

周离是什么人?不说背后拥有的顶级尊者,就是与城主的关系,还有子爵的爵位,高家在人家的眼中,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既然扮演了角色,一但何家将他们供了出来,这后果……

马睿明已经不敢去想了,高少爷也许不会有事

盗贼王座  第七十九章 高家

,但自已绝对是替罪羊,必死之人。

“当初为什么我不坚决地拦住少爷?”

可惜这一切,全都已经迟了,再后悔又有什么用,还是想着如何脱身,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等等……”

马睿明却是突然间站住了,既然自已是必死之人,为什么还要冲回到高家里,让他们当成替罪羊?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自已为什么不逃掉?而是留下来送死?

至于高少爷,到了这一个份上,自已管他是死是活。

有了这一个念头,马睿明顿时间脸色变得狰狞。

这十几年来,自已也捞够了,现在手中的财富,足够让自已滋润得活得好好的,当一个富翁不成问题。大楚王朝如此之大,何处不能安身?

“你喧哗什么呢?小心让执事、长老们听到,剥了你的皮。”

高少杰的声音传了出来,此时却是在院里的一处假山边上休息着,听到刚刚马睿明的喊叫,满脸的不爽。

马睿明见到高少杰没有屋里,反而是在这外面凉爽,心里也是一惊,但神色却是快速恢复,虽说还有点苍白,却比之前不知道好上多少,他强笑道:“少爷。”

“过来,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慌慌张张的?”高少杰一张嘴,旁边的丫鬟连忙送进去一颗已经剥好了皮的葡萄。

马睿明强让自已镇定下来,说道:“少爷,这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急着见到少爷您吗?”

高少杰挥了挥手,说道:“去,去,去,少给少爷我肉麻。本少爷问你,那事儿可是办妥当了?”

“少爷您放心,我马睿明办事,您是知道的,十几年了,这事事都是滴水不漏。少爷放心,所有的手尾,已经清除于净了,一切全在少爷您的掌握当中。”马睿明立即谄媚地说着。

高少杰身体有些发福,两只小眼睛就算是张开,也只有一条缝儿。

马睿明是跟了十几年的人,对马睿明,高少杰还是无比信任的,替自已办的事儿,无一不是漂亮无比。单是这些年来,毁掉的姑娘就不知道多少,却从来没有人到高家闹过事,就凭这一点,足以证明马睿明的办事能力。

“这就好,下去吧,别打扰少爷的兴致。”

高少杰的这一句,简直是让马睿明喜出望外,他说道:“是,少爷。”

一个转身,马睿明忍住狂奔的冲动,身体有些哆嗦地向外走。

“等等”

高少杰的出声,让马睿明的身体僵硬,在停下来之后,转身强笑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上次在街坊那见到的人儿,你可找到了?”高少杰念念不忘,说道:“那人儿那身段,少爷我是想到,就是浑身一阵燥热,你可要抓紧将这事儿给办好了。”

马睿明点头,说道:“是,少爷,最迟明天,就会将人送到。”

在出了这院子时,马睿明只感觉自已浑身衣裳都湿透了,风一吹,一阵冰凉。

“还想着女人,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

心中冷笑,马睿明却是没有停,而是快速地回到了自已的住处,将里面藏着的几个箱子打开,尽是一些金币。甚至在这金币下方,还有着两张晶卡。

马睿明将所有都装进到乾坤戒中,只要是房间里任何值钱的东西,全都是卷进到乾坤戒里。

这乾坤戒,自然是马睿明用了些手段给弄到的,借的还是高少杰的名义。

将一应所有值钱的东西装好后,马睿明根本没有停留,立即就是向着高家外走去。等到离开了高家后,叫了一辆兽车,直接就是向着城门外而去。

等到出了城门,似乎想到了什么,马睿明的脸上,又是一片疯狂狰狞之色。

“只要高家完了,自已才是最安全的。”

有了这一个想法,当下,马睿明就是找来了笔和纸,将一切都是写了下来,然后花了一点小钱,命人送到周家去

“高家,不要怪我,一切全是你那废物高少杰惹的祸,如果不是他当初想要抱上王家的大腿,怎么会做出如此糊涂之事?这王家的大腿好抱,这周家就好惹了?”

马睿明还记得当初京少爷给许诺的好处,还有对王家与周家间的分析,简直就是将周家贬得一无是处。

偏偏高少杰这废物还相信了,给高家带来这一个祸害。

完成了这一切,马睿明不再犹豫,又是登上了一辆长途兽车。

这件事情,还有着一个高家,是周离所没有想到的。

高家,在广平城中,算是介于一流与二流之间,却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家族了。在广平城中,排在十七位,绝对算是广平城中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家族。

若是平时,周离不可能会前去惹上高家,毕竟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只是在这一件事情上,没有商量的余地。

“少爷,罗总管和祁掌柜他们都到了。”

冯城前来通报了一声,对于他们为何而来,冯城自然是清楚的。老实说,刚开始听到这一件事情时,他同样是愤怒无比,这是对周家赤裸裸的一种打脸行来。

周离点头,来到了客厅中。

罗顺富,祁卫山,方阳和顾青岩四人,已经是坐于这客厅里,见到周离出来,都是站了起来。

“周家主”

周离笑了一下,说道:“什么家主不家主,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算起来,你们可是我的长辈,怎么担当得起?”周离没有托大,不敢坐于上首,而是与他们对坐着。

祁卫山他们也没有矫情,点头说道:“周离,这一件事情,你怎么看?”

其实他们早就发现了,像公交车行的护卫队,就是针对这一个成立的。

只是他们是有所发觉,却一直没有分得心来处理这一件事情,要知道公交车行才成立一个半月,需要应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许多事情,在之前并没有发现,等到大规模运行时,才会暴露出来。

这一个半月来,他们都快成了救火队了。

现在总算好了,可以松一口气,至少周离是回到了广平城,有着周离这一个发起人在,许多问题应该得到解决。

周离抿了一口茶,说道:“杀一敬百。”

淡淡一句话,却充满了杀气,恐怕这一次涉及到的何家和高家,不会这么好过了。

罗顺富说道:“城主已经说了,周离的决定,就是他的决定。这两家也太过于胆大妄为,丝毫不将城主放在眼中。哼,如果就这么轻拿轻放,别人还以为我们公交车行好欺负呢。”

方阳也是冷笑起来,说道:“何家不入流,这高家也只是比二流好一点,我想不出来,他们吃了什么豹子胆,敢跟我们玩阴的。周离,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方家在这广平城中,论起实力来,不比高家差,有着城主和周离站在身后,他根本不需要害怕。

顾青岩更是没有意见,现在他对公交车行可是极为的满意,顾家坐上了这一趟战车,只要公交车行不倒,就会源源不断地贡献着财富,顾家不敢说永世,至少这数百年内根本不需要为钱财而担心。

可是现在却有人想将这公交车行给搞臭,变得人人畏惧,这不是在挖顾家的根基吗?

这一种事情,怎么可能容忍?

“周离,我们顾家同样如此,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祁卫山眉头皱了皱,他说道:“我感觉,这其中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因素在,否则高家怎么有勇气敢向我们挑衅?”

区区一个高家,不过是与自已相当的实力,只要高家的人有点脑子,就不可能这么做。但祁卫山相信,何家这一种不入流的家族,不敢在这一种事情上瞎说。

祁卫山有一种预感,说道:“如果我推想不错的话,这在高家之后,还站有着人。”

这一点,周离也想到了,他说道:“想要知道这高家后面站着是谁,很简单。既然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那么我们就可以向高家施放压力了,相信高家还不会蠢到想隐瞒一切的地步。”

河南好的治性病医院
河南哪家性病医院好
河南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河南性病
河南性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