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之困如何破解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1:10 编辑:笔名

自今年2月下旬中国银监会正式对外公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以来,全国各地的网贷借贷平台正在积极与银行进行对接,渴望早日纳入其资金监管体系。然而,根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5月17日,共有396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约占同期P2P(网络借贷平台)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17.89%,其中仅209家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换言之,还有近2000家网络借贷平台尚未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网络借贷平台和银行“联姻”的数量这么少?对此,有观点认为,这是银行设置的门槛过高造成的;然而,相关银行却认为这么做有其不得已苦衷。

合规发展之基石

据了解,在我国以P2P为代表的网络借贷平台最早出现于2006年左右,火爆期出现在2013-2015年。这一时期,网络借贷平台被看做是逆转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又一突破口。加之在此期间,国家正在大力推广“互联网+”概念,因此网络借贷平台一时风光无限。

然而,在这段被外界称为“野蛮发展”的时期里,网络借贷平台问题丛生,相关企业卷款跑路、大搞庞氏骗局,以及非法集资的新闻不断见诸报端。

随后,在诟病其种种弊端的同时,业界内外也开始对网络借贷平台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不少金融界人士呼吁,将网络借贷平台吸收来的民间资本交由第三方(主要是银行)加以看管,是其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而此类呼吁在此后几年中也逐渐落实在各种文件中,《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就是其中之一。

资金存管之“拦路虎”

回到最开始的疑问,“联姻”数量为什么这么少?其实,答案就在于银行设置的高门槛将网贷平台挡在门外。盈灿集团副总裁、盈灿科技首席执行官(CEO)熊天平在对10家银行资金存管的要求进行分析后发现:银行对实缴资本、高级管理人员最为重视,其次是平台的运营时间以及注册资本、信息披露和风险管理(含保证金、风险准备金要求)、背景及交易额。

此外,银行对合作网贷平台的财务、风险事件、IT技术、标的利率、客户量、平台人员、坏账率、经营地、实体门店、成立时间、分散度、持续性、业务真实性等,也有不同程度要求。

以江西银行为例,其准入标准包括:注册资本金至少5000万元;成立时间需在3年以上,且公司实力背景需雄厚(如国有系、上市公司、风投系等);底层资产真实,不能有虚假标、连带关系等;待收需具有一定规模;高层管理者需具有行业从业经验。

厦门银行最新准入标准为:有国资、上市公司、金融机构、知名风投的股东背景,且持股比例不能过低;注册实缴资本5000万元(含)以上;月交易额1亿元(含)以上;主体无违规行为且财务状况良好。

对此,一位机构投资者认为,虽然目前网贷行业注册资本超过5000万元的平台有367家,然而有不少平台实缴资本小于注册资本。“实缴资本5000万元以上的互金平台不会超过300家。仅此一项,就将不少网络借贷平台卡在外面。”

此外,高昂的存管价格也是众多网络借贷平台迟迟不愿与银行联手的重要原因。

广州一家网贷平台负责人表示,去年该平台接入的某股份制银行资金存管费用为20万元,近期要求涨至100万元。而最近洽谈的另一家银行则给出了打包封顶120万元的价格。

“银行资金存管费用主要包括系统接入费用、系统维护费用、存管服务费用、充值/交易费用、提现费用、尽职调查费用等。”熊天平坦言,各家银行收取名目不一,部分银行要求平台缴纳业务保证金。总体来看,银行存管价格不菲,一般每年动辄百万元,乃至千万元。“由此可见,高额的存管费用也成为平台合规的一项隐形门槛。”

“系统接入多为一次性收取的固定费用,一般在10万-30万元;系统维护费用为按年收取的固定费用,一般在10万元/年;存管服务费用按年收取,有固定计费和按交易额计费两种方式;采用分级费率,即交易额增大,费率递减,一般在0.02%-0.1%;交易/充值费用按交易额和交易笔数按年分级收费;提现费用按交易额和笔数按年分级收费。”熊天平进一步解释称。

银行之不得已苦衷

据了解,传统金融机构在开展业务时有着自己的逻辑,比如避免小额、避免高频、避免不确定性。在资金存管市场,银行的思路也基本一致。在目前网络借贷平台所处的环境下,其资金对接端多是小额理财,单位交易流量小,结算频繁且复杂,而在借款端限额的背景下,这一情况未来只会更加明显。该特点使得银行在前期系统搭建阶段,就需要付出极高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这一点在某金融分析机构所做的《2016年P2P资金银行存管报告》就有所体现。该报告指出,在进展较为顺利的前提下,存管业务从启动合作到正式上线,耗时可能会在半年以上。“因此,银行收取高额存管费用并非故意刁难,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网络借贷平台的经营模式以及其服务人群的性质所限。”一位金融分析师如是说。

民生银行资产托管部总经理张昌林坦言:“网贷平台因为各种原因不挣钱关门,此时平台上的存量业务还未到期,可能涉及至少数百位投资人、几十笔资产,后续如何处理;亦或网贷平台跑路,存量资产和负债如何处理,这些目前还未明确落地,存管银行如何处理存管资金也尚未明确,在业务实践中是走一步看一步。当这些事情真正发生时,银行也还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目前,银行普遍要求平台留一部分风险处置金,就是防止平台不能继续经营时,银行有一定资金来处理网贷平台的投资关系,或委托其他平台处理。基于以上种种考虑,存管银行一般在选择合作对象时会有一定的准入门槛,在注册资本金、管理团队、商业模式等方面都会提出要求。”

对此,张昌林建议,如果监管对存管银行有更多细化规定,银行尽到了哪些责任后可以免责,相信会有更多的银行介入到存管业务中。张昌林还表示,监管过严会制约创新,监管不到位又会产生风险事件破坏行业声誉。对于存管银行来说,即便采取很多措施也不能避免所有的风险。“因此,除了外部监管,包括司法机构、中央和地方监管部门、存管银行之外,更多还是要靠网贷行业自律。网贷平台要想清楚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如何给投资人提供服务、控制好风险的同时,获取适当的商业利益,将两者结合,网贷行业的未来才会更美好。”张昌林说。

苏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北京性病医院
酒泉治疗白斑病费用
苏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北京性病医院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