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箭魔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祁阳侯?什么东西?

发布时间:2019-09-25 12:43:41 编辑:笔名

箭魔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祁阳侯?什么东西?

逛青楼主要在于一个逛字,而且风雅轩这种青楼白里也没有什么兴趣,一群人聚在一起卖弄文采有个屁的意思。

此时走出风雅轩,白里就见那刚才被丢出来的钟离昧一个人趴在风雅轩对面的墙角位置,而不少路过之人看到他皆是对着他指指点点。

想想也是,毕竟是曾经的钟离家公子,如今落得家破人亡四处流浪的下场,多少有些悲凉。

只可惜祁阳侯不是谁都惹得起的,也没有人会因为一个钟离昧而得罪祁阳侯。

一步步走到钟离昧所趴着的位置,此时近距离看钟离昧,白里对自己之前的推断又有了更肯定的答案。

钟离昧的箭术应该的确不错,因为他的双手就可以看的出来。

钟离昧的双臂不是那种肌肉丛生,反而是极为匀称,甚至看不出太多的肌肉,因为一个弓箭手手臂是主要发力的地方,而拉弓射箭之时,手臂不光需要力量,同样需要技巧,钟离昧的手臂一看就是那种常年拉弓射箭才能够锻炼出来的,虽然不像白里那样完美,却也可以算得上是不错了。

“小家伙,这把弓不错,你的啊?”白里蹲在钟离昧的面前,这声小家伙也让钟离昧抬起头来,当看到白里手中的弓之时,钟离昧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独特的光芒,可是这光芒只闪烁了一秒就彻底熄灭。

白里猜的没有错,钟离昧是一个弓箭手,而且他跟一般人不一样,他从小就喜欢弓箭,尽管家中无数人都反对,可是却从未能阻挡钟离昧。

弓箭手,是一条别人看来根本没有任何前途的道路,钟离昧的父亲曾经给钟离昧找了无数的名师,可是钟离昧却独爱弓箭这条路,而钟离昧的选择也让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名字响彻九州,他就是白里!

选择弓箭手这条路钟离昧经历了无数的坎坷,他曾经无数次想过放弃,因为他看不到希望,同样也因为那个名字钟离昧终于找到了方向,他就是白里!

箭魔白里!一个以箭入道横扫天下的年轻一代最强者。

从那个名字传遍九州的那一刻开始,白里就成为了钟离昧心中神一样的存在,也是白里的故事告诉钟离昧只要肯坚持,任何道路都可以走到极致。

也正是因为箭魔白里,钟离家逐渐是不再反对钟离昧学习弓箭,甚至开始支持他。

钟离昧曾梦想自己有朝一日可以见到白里,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箭魔,告诉他,自己也是一个弓箭手,甚至向他请教箭术,尽管外界传闻白里血腥无比,可是钟离昧却不这么认为,相反的钟离昧觉得白里一路走来一定充满坎坷。

成为一个名满天下的弓箭手,这是钟离昧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他放弃了很多很多,他付出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努力,可是今天,当他再看到自己的弓之时,钟离昧再也没有了过去的那种热情

箭魔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祁阳侯?什么东西?

,反而是一种绝望。

因为钟离昧明白,自己已经永远的跟这把弓说了再见,失去了左臂,失去了气海自己已经是一个废人,一个再也没有能力拉开这把弓的废人。

自己再也没有脸面去见自己偶像白里,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一个名满天下的弓箭手,一切对于自己已经成为了过去,一段只能回忆的过去。

“你认错人了……它不属于我……”钟离昧开口,可是从他的话语之中白里听到的是无尽的苦涩。

“它当然不属于你,因为我已经把它买下来了,所以它现在是我的。”白里扬了扬手中的柘木弓,将柘木弓背在身后,白里从箭魔戒指之中掏出一壶酒来,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在钟离昧的身旁,喝着美酒,白里开口道:“你学箭术几年了?”

无声……钟离昧没有回答白里,因为他不想再提起过往,那对他只能是再一次的刺痛。

“弓箭手是一条很难走的路,怎么想着走这条路了?走的很辛苦吧。”白里一边喝酒一边自己说自己的,钟离昧说不说话对于白里完全无所谓的样子。

“我也学过弓,而且我的箭术还不错哦。”白里放下酒壶开口,但是白里这句话出口,从钟离昧的眼中看到的却是一丝的不屑。

不屑!这是钟离昧的想法,因为从看到白里的第一眼他就在观察白里,白里手中连一点茧子都没有,一个弓箭手,常年拉弓射箭,怎么可能没有茧子?所以说钟离昧下意识的将白里当成了跟之前那些模仿白里的天堂之弓一样的纨绔子弟,他甚至觉得此时跟白里讨论这些都是在侮辱自己也侮辱了自己的偶像。

“这把弓应该是模仿白里的天堂之弓吧。不过我听人说天堂之弓很难射的准,你能射准吗?”白里也不管钟离昧是不是鄙视自己,碰到一个这样的小朋友,白里乐得调戏他一番。

而白里这话出口钟离昧眼中依旧是不屑!

射准?听到这俩字钟离昧就觉得是一种讽刺!自己可不是外界那些乱七八糟的冒充弓箭手的家伙,自己是从小练习箭术的!这天堂之弓的确很难,但是钟离昧不得不说,这把弓的构造无论是力量还是其他都是非同凡响的,至于射准这两个字听起来完全不专业,一个真正的弓箭手只是为了射准那么简单?

“要不我把弓还给你,你教我箭术?”白里继续开口,当然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答。

因为就算钟离昧想要教白里现在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他连拉开眼前的这把柘木弓的能力都没有了。

“我以前也有一把跟你这个差不多的弓,不过我的不是木头的。”白里继续开口,这句话可是实话,白里之前的确是有一把这样的弓,只不过那是正版的天堂之弓,当然不可能是木头的,而现在的天堂之弓已经不再是这个模样,而是变成了风暴所化。

但白里这话听到钟离昧的耳中,钟离昧几乎是下意识的将白阿丽当成了跟之前那些模仿白里的家伙一样的人。

“怎么?你不信?我的那把弓比你这个还好呢!”白里再次开口,而就在白里话语落下之时钟离昧终于开口了:“弓的好坏在于适合,而不是材质,你懂什么是真正的弓么?而且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现在只是一个废人,我得罪的是祁阳侯,你知不知道祁阳侯是谁!你最好现在赶紧离开清风城有多远走多远,否则祁阳侯不会放过你的!”

钟离昧终于开口,而他开口的话也让白里乐了,一个自己都马上要完蛋的家伙,竟然还有工夫劝说自己,看来这家伙的人品也不错嘛。

想到这里,白里微笑着看着眼前的钟离昧随之开口道:“祁阳侯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在这九州让我怕的人并不多,至少那个祁阳侯还不在这个行列之内……”

铜川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铜川治疗睾丸炎方法
铜川治疗睾丸炎费用
铜川治疗睾丸炎医院
铜川治疗龟头炎方法